随时跑路

不会写文
废物太监

哥哥好香

陈立农x蔡徐坤
巨型ooc现场,慎!

憋不出来了,先替你们骂,我怎么这么垃圾啊无语!
想吃粮真的好难,好痛苦

================================

信息素到底是什么味儿的?
还未分化的陈立农很好奇。
偷偷下的小黄片里,漂亮的omega只是抱着刚进场的alpha的脖子喘了两下,下面就立刻淅淅沥沥流水,而alpha的jb则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翘起,迅速与小腹平齐。
根据已知的各种典型a和o的气味,陈立农都想象不来,闻着甜甜的花香果香好像也没有比平时硬的更快,嗅嗅沉稳的木香草香只会让人平息躁动进入贤者时间。
可能自己会是beta吧,陈立农半开心半失望的想。

排队的时候陈立农闻到了淡淡的香气。
隔着口罩,细细的一丝一缕,明明好像是露水玫瑰,却还夹缠着一股火焰灼烧的热度。他顺着味道向前挪了两步,撞在前面那人背上。
蔡徐坤今天裹得严严实实,他畏寒,做了舞台造型后头发全向后梳,露出整个脑门给风吹,搞得自己实在没办法,只好带上印着丑丑节目logo的批发棒球帽,再把那件普通但保暖的批发大衣裹紧,眼神放空地排队过安检,指望一会儿到了暖和的地方脱掉检查一下有没有脱妆。
冷不丁背后有人撞过来,他回头看了一眼。因为帽子和口罩遮挡,整张脸只看得到眼睛眉毛。
陈立农觉得眼前的人看起来和那天录制的时候不太一样,具体怎么个不一样法,现在也没心思去想,因为他硬了。
从节目录制一开始到现在都是全封闭拍摄,过了太久的集体生活,他确实很久也没心思发泄了,现在不知道自己小兄弟是个什么情况开始突然兴奋,还好穿的够厚。
刚才偷偷下拉一点的口罩遮不住他轻微的粗喘,他尬笑一下,然后想到口罩遮着人家看不见。下身的胀痛顺着神经涌上来,陈立农头疼,要说点什么打破尴尬啊?
“坤哥我头有点痛诶。”
不然就还是擅长的装委屈和撒娇吧,虽然蔡徐坤可能不吃这套…
没想到眼前的人眼睛略微睁大,然后身体也转过来,手伸向他的脸,原来是在给他整理衣服上的帽子。
“怎么回事,是不是刚才被风吹到了?一会儿出去把帽子戴好。”
真温柔啊。
陈立农乖巧地眨眨眼睛,等眼前的人收回手之后,自己伸手整了整对方的领子:“哥很怕冷齁?”
对方眯了一下眼睛,答非所问:“难受也要撑着。”然后转过去了。
有了刚才的对话,陈立农大胆起来,干脆把头蹭在前面那人帽子上的绒毛上:“那哥让我靠一下嘛。”
然后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馥郁的玫瑰香气仿佛还带着噼啪作响的零星火花,顺着陈立农的鼻腔钻进去,搞得他心痒。
蔡徐坤用的香水还蛮好闻的。

好在鸡儿梆硬的情况在上机之后就缓解了,陈立农偷偷松口气,心里计划着最近该找空闲时间做点坏事。

跳舞真的很难。陈立农如是想。
赶鸭子上架恶补一段舞很容易,但是要三天之内学一支新舞对他来讲还是太勉强,毕竟学跳舞这件事情,他也才接触没几个月而已。
理所当然的被批评,理所当然的练到快断气,也理所当然的在大家都走了之后继续加练。
可是蔡徐坤也还留在这里,好像就不是什么理所当然的事情了吧?
陈立农坐在地上大口喘气,一边擦汗一边看着蔡徐坤卖力地跳,被盯的人像是背后长了眼睛,忽然转身看向他:“还愣着干嘛,过来我教你。”
陈立农哦了一声摇摇晃晃站起来,走到那人身边,跟着音乐继续跳起来,蔡徐坤盯着镜子里他的动作,一点点给他纠错,时不时暂停音乐,过来抬他的胳膊拍他的腿,给他示范动作定位和幅度。
因为活动量过大的原因,两个人早就把粉色卫衣脱了扔在一边,蔡徐坤穿了件白色的贴身背心,露出来的手臂和大片胸膛被衬得像是奶白瓷器,被汗浸湿的发尾贴在额头脸侧脖子上,汗水顺着纤长的颈部线条滑下去,流进背心里。
刚才不觉得,现在一靠近,陈立农又闻到了上次那股热烈的玫瑰味。
像是被下了蛊,他鬼使神差地依靠本能循着味道的源头去,在蔡徐坤后颈处狠狠一嗅:“好香哦。”
同时觉得自己周身皮肤变得滚烫,心头起火,想要发泄点什么。
还没等他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见蔡徐坤捂着后颈突然退开,转过头来,面色酡红瞪了他一眼,开口厉声问道:“你分化了?!”
蔡徐坤心里大叫后悔,本来自己带了足够量的抑制剂,来廊坊分宿舍之后因为同寝室都是beta所以松懈了,本身节目里也没有几个A,抑制剂那种东西注射多了多少会有点影响自己状态,已经两天没有用了,偏偏今天自己一时心软想要留下来帮帮小孩,偷偷观察他好久了,下午被导师训的模样看起来着实可怜,知道小孩目前还未成年,但谁能想到这么巧就碰到提前分化这一出?
蔡徐坤闻到了四周空气中弥漫着的清淡味道,像是淡淡的红茶味,又夹杂着一股清甜奶香,意识到这大概是对方的信息素,他只能狼狈的一手捂鼻子一手捂脖子,瓮声瓮气:“我包里有喷雾,你去拿出来先救个急。”
可是正在经历分化的alpha哪里会在意他说的话,陈立农只觉得自己像是泡在温度过高的温泉里,胸闷气短,眼前也雾蒙蒙一片,口干舌燥的不行,之前闻起来幽黯的玫瑰香气被热气蒸腾,仿佛长了一个小勾子一样,从鼻腔沁入他的四肢肺腑,勾的他下身蠢蠢欲动。

评论(33)

热度(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