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跑路

不会写文
废物太监

世界末日(鬼杰,ooc的飞起来了)

喝多了,不知道写的啥反正都是我xjb扯淡

骂我也不要骂鬼杰,求你们

===============================


世界末日


全球媒体都在报道同一条新闻,2018年4月6号是世界末日。


*


夜半时分朱星杰迎来了久违的胃痛,他一手按着胃,另一只手摸索着拿过枕边的手机按亮,凌晨4点,电量3%。


起码撑到最后一天了,他苦笑。


都说人脆弱的时候容易真情流露,会想要依赖最亲近的人,朱星杰点开通讯录握着手机半晌,却不知道该打给谁。


他前几年就一直有胃痛的毛病,仗着自己年轻生冷不忌,吃着火锅喝冰啤,没有灵感的时候暴饮暴食,灵感来了又窝在家里不出门,两天一夜吃一个面包喝冷水都算是正常的,胃痛了就吃两颗药,没有什么大不了。


只是后来身边有了个跟屁虫,圈子太小,朋友的朋友每天会认识很多,说得上话叫得上名字的却没几个。小孩一头发辫看起来乱七八糟,实际上连眉毛都没长齐,嫩得很,朱星杰一路走来磕磕绊绊,倒是不忍看着别人和他一样,一来二去总忍不住想要护着弟弟,对方也是自来熟,缠着他不放,也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变得要好的,更说不清那点感情什么时候变了质。


王琳凯第一次见他胃病发作的时候吓坏了,抱着他杰哥杰哥喊个不停,吵得朱星杰头也开始跟着疼,拉着王琳凯的领子堵住他那张嘴让他安静点。刚成年的王琳凯还纯情的很,立刻噤声,脸没怎么红,倒是瞧见他杰哥红彤彤的耳朵尖,不知道是因为病了还是怎么的。过了一会儿他寻思着刚才感觉不错,又噔噔噔跑过来,两下爬上床,温度过高的手心伸进朱星杰衣服里,捂着那片皮肤,像是要把朱星杰五脏六腑的器官都熨帖平了。王琳凯另一只手撑着头侧躺在他旁边,圆圆的眼睛盯着他,嘴里交代的很认真:“杰哥,你以后不能再这样了,你得好好吃饭。”


朱星杰被他逗笑,抬起手去掐他的脸:“怎么了,干嘛啊你,我妈都不管我。”


王琳凯捉着他肉肉的小短手,做贼一样飞快地亲了一口,说出口的话却理直气壮的很:“我心疼啊!”


年轻人的感情热烈而冲动,朱星杰也不是矜持的人,好homie一拍即合打了几炮,没过多久就出国领证了。


想到这里,朱星杰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左手无名指的末端,借着手机屏幕的亮光,能隐约看到那里细细的一圈,皮肤颜色比周围稍浅。


2%。


结婚这件事情什么仪式都没有,王琳凯偷偷卖掉了几首写的歌,买了戒指和去美国的机票,和朱星杰有关的一切他都不愿假手他人。哄骗着朱星杰一起去办了签证说要去1号公路寻找灵感,结果刚一上路就沉不住气掏出了戒指,吓得朱星杰方向盘打转,两个人差点连车带人冲进海里。自然是被骂了一顿,朱星杰顺便逼问了他最近的资金来源,得知他卖掉了的那几首歌后气的说话都哆嗦。


“王琳凯,”他本就锋利的眉眼紧巴巴地皱起来,让王琳凯看得一阵心虚,“你到底还想不想继续。”


聪明伶俐的王琳凯知道他在问什么,最近有公司找他们谈合作,朱星杰自己是无所谓,但是他知道王琳凯的野心不止于做一个幕后制作人,他想要更大的舞台。卖掉的那几首歌确实费了他不少心思,原本是打算用来给自己做一张专辑的,他很久没有这么认真的做什么事了。


但现下王琳凯只是抓过朱星杰的手给他套上戒指,用更认真的语气告诉他:“杰哥,我爸老跟我说,男人成熟了之后要成家立业,成家立业,先成家再立业嘛。况且你和我成了家,我们就双剑合璧天下无敌啦!”


海边落日的余晖染上王琳凯挂着五颜六色装饰的辫子,金属颗粒反光晃得朱星杰眼睛疼,他靠着车门沉默半晌,叹了口气说王琳凯你让我想想,让我好好想想。


王琳凯没吱声,眼睛坦荡荡盯着朱星杰,只是紧绷的身体出卖了他,让他看起来像是等待老师宣判惩罚结果的小学生。


朱星杰心里天人交战不知过了多久,怎么办呢,他能怎么办,自己大王琳凯五岁,已经习惯了包容他宠爱他管教他,在他面前卸掉所有盔甲露出柔软内里,于是像之前每一次一样,朱星杰摇头笑了起来。王琳凯松了口气,心里为爱走钢索的场景一秒从科罗拉多大峡谷切换到了朱星杰家里那张大床上。朱星杰把手伸到王琳凯面前,问:“你是不是买错尺寸了,箍得我指头好痛。”


男孩愣了一下,赶忙掏出另一个戒指解释:“哎呀我刚才太紧张给你戴错了杰哥这个才是你的,我的妈呀好丢脸。”没想到朱星杰手上这个卡得太紧,一时还摘不下来。两个人手忙脚乱捣鼓了好一阵才成功交换戒指。


他们白天沿着公路向前,晚上在路边的motel里做爱,王琳凯总是控制不住在他杰哥身上留下各种红的紫的痕迹,衬着朱星杰白皙的皮肤显得别有一番滋味。加州的阳光太好,朱星杰仗着没人认识他们索性也不遮掩,套着的跨栏背心被迎面的风吹得飞起,露出整个雪白的膀子,引得王琳凯老忍不住摸上去。


快乐的时光过得飞快。


回国后两个人扔了行李就钻进朱星杰那个小小的工作室,没日没夜待了一个多礼拜,成果颇丰,写出来了不少东西。王琳凯拿着手机在朱星杰眼前晃,房间每个角落都充斥着音符,王琳凯说:“杰哥,怎么样,值得吧?”他笑得眉毛鼻子都皱到一块去,嘴咧得老开,活像一只大嘴蛙,看着朱星杰的眼睛倒是亮晶晶,朱星杰心脏漏跳一拍,伸出胳膊勾住王琳凯脖子和他接吻,末了用被亲的红润的嘴和王琳凯约定:“以后你的歌都由我来写。”


只是他食言了。


Lil ghost小鬼出道之后红的太快,歌也出的太快,他的制作人jzen跟不上了。


王琳凯越来越忙,两个人也越来越难聚到一起,朱星杰之前还抱怨过王琳凯粘着自己都不能好好工作,现在王琳凯不在,他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发呆的时间更多。反而是王琳凯偶尔回来会跟他在一起讨论创作,只是两个人分歧越来越大,经常不欢而散。一开始王琳凯还会嬉皮笑脸地说不写了不写了,一边喊累一边往他怀里钻,求摸头求抱地把朱星杰往床上带,时间久了之后,只留下房间里轻飘飘一句“我今晚回公司了”。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朱星杰和王琳凯都想不明白。


有的时候朱星杰翻到王琳凯的朋友圈和微博,看着照片里在朋友身边大笑的搞怪的装酷的他,忍不住想,也许是自己把小孩绑在身边太久了,结婚的时候他才成年没多久,他知道什么呀,他什么都不懂,所以自己当时就不应该答应他。


可是想归想,如果时间可以重来的话,自己还会答应吗?


不管重复假设问自己多少次,朱星杰深思熟虑的答案都是肯定的。即使后来落到这步田地,当初爱过的感情没法骗人。


离婚是朱星杰提出来的。也没过多久,就一个月前。


王琳凯刚结束一个活动晚上来找他,两个人在床上酣畅淋漓地做了一次,转移阵地到浴室,朱星杰趴在镜子前,身后被人抵得死紧,腹股沟撞在又硬又冷的台盆上,疼的难受,喊了王琳凯几声也没有反应。


结束后两个人躺在床上玩手机,王琳凯不知在和什么人噼里啪啦地打字聊着天,朱星杰打开旅行青蛙,收完三叶草买完干粮,发现他的宝贝蛙儿子琳琳还没回来。


可能是不会回来了。


“离婚吧。”他突然开口。


王琳凯愣住,没吭声。朱星杰摘掉了左手无名指上小小的银色指环,感觉像有千斤重,他撑起身子放在旁边床头柜上,然后钻进被子里,语气自然平稳,听不出一点端倪:“反正在国内也不算数,你当时连法定年纪都没到。”


“早点睡,晚安。”


就当作是个玩笑,你还小,还年轻,不应该早早被束缚,外面的世界那么大,你还没有看到全部,还有那么多风景等你去看,那么多有趣的人等你去认识,所有美好的灿烂的明亮的都在未来等着你。


除了朱星杰。


王琳凯走的时候把戒指留在另一边的床头柜上,朱星杰后来拿绳子把两枚戒指串到一起收起来,忘记放到哪里去了。


外面是铺天盖地的警报声,水电前两天就断了,末日余晖里朱星杰举着手机,就着这点最后的光亮还在翻找,最终在工作室电脑桌柜子里那一堆缠得乱七八糟的线里找到那两个圆环,他小心翼翼的取出绳子挂在手指上,抽了抽鼻子,拨通那人的电话。


“王琳凯,我找到了。”


接通后刚来得及说半句话,听筒里就传来了忙音。外面山呼海啸的声音愈来愈近,朱星杰也顾不上,只是怅然若失地坐在地上,他听到了吗,他听到了吧?


天黑了。






评论(10)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