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跑路

不会写文
废物太监

年上与年下

依旧是#驼安#,这次加了#豆昏#
还有两句话的雍丹就不打tag了
OOC!OOC!OOC!特别难看小学生文笔逻辑死,觉得雷也请不要打我谢谢!
考虑到了会有人不吃另一对,所以年下年上是分开的可以单独看,写的简单所以都标了上,不一定有下,看下周排名吧(烟。
总觉得再不写的话不知道还能见这几个孩子多久(闭嘴。呜呜呜就还是希望喜欢的好看的小朋友能一起出道!
请大家多多喜欢我们小林小安豆丁wink吧!
---------------------------------------------

安炯燮有个弟弟,朴志训有个哥哥。

上学路上朴哥哥骑着车飞快地从两人旁边穿过,伴着一声“击昏呐早饭”顺手扔过来一袋面包,安炯燮在旁边看着非常羡慕。
“有个哥哥真好哇。”
朴志训面无表情:“他不爱吃红豆而已。”

放学的时候两人顺路接安弟弟回家,老远就看见安弟弟皱着张小脸巴巴地在学校门口张望,看见安炯燮后哇地一声,像颗炮弹一样直冲进他怀里:“哥哥我文具盒丢了!”
安炯燮哭笑不得蹲下来安慰他:“没事没事,哥哥带你去买新的。”
“最爱哥哥了!今天我的巧克力都给哥哥吃!”小孩破涕为笑,给了安炯燮一个响亮的bobo。
“……”朴志训在旁边撇嘴,“还是弟弟可爱。”

也就都有各自的幸与不幸吧。

【年上篇】上

最近两人几乎同时陷入了甜蜜的苦恼。
 
林煐岷是安炯燮加入学生会后认识的,某次学生会聚餐时邀请了之前几届的会长副会长等,说是让前辈们来传授一下协调课业与组织活动的安排,其实就是听一帮人吹牛皮侃大山。
安炯燮本来听得认真,后来觉得这些人讲的越来越不靠谱,没了耐心,开始百无聊赖玩起手机来。
点开朴志训发给他的链接,安炯燮很真挚地开始阅读这篇名为“与真实的自己对话”的鸡汤美文,才看了两行,就被屏幕里突然出现的女鬼吓的扔了手机夺路而逃,还顺便扔出去一把凳子,把坐在他隔壁的林煐岷砸个正着。

这天过后安炯燮在学生会火了一把,气的他一个礼拜没理朴志训,朴志训每天在他面前撒娇道歉求饶替他接安弟弟放学都不行,最后实在没办法了,说这样吧我替你去照顾煐岷哥行不行,你还是去接你弟,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安炯燮半天没回话,朴志训以为他还是生自己的气不想理自己,丧的不行,抬头准备再次道歉时却看到安炯燮红红的耳朵尖。
-其实,我照顾煐岷哥挺好的……哎呀你还是帮我接弟弟回家就OK了我没有在气啦已经。
-说谎。
-…真的!
朴志训瞅着安炯燮快变成番茄的脸,露出了玩味的笑。

林煐岷觉得自己很倒霉,本来那天晚上雍成宇约他去打球的,都答应了换好衣服了才想起来,自己上周已经应了学弟的邀请,去参加自己高中学生会的聚餐活动。他只好再次换衣服顺便打给雍成宇说自己要爽约,电话是姜义建接的,他嘻嘻哈哈答应了之后还和林煐岷开玩笑:林煐岷你完了,雍成宇说今晚等你回来要打爆你的驼头。
结果不用等雍成宇打他,他自己先在外面搞了个骨裂加缝针。

其实隔壁的男生发出惊呼的时候林煐岷还觉得挺好玩的,本来这种场合就是大家自己聊自己的,没想到这个学弟居然还认真地听了蛮久。
长得还挺好看的。林煐岷在心里评价了这么一句,又忍不住默默吐槽自己,多少还是分给了坐在旁边好看的安炯燮一点注意力。
中间看着安炯燮拿出手机点开网页被吓惊呼转身开跑这段时间,林煐岷都是抱着这个学弟有点好看有点有趣的心态,直到看到那把分量十足的餐椅冲自己飞过来时,林煐岷笑不出来了,本能地抬起左胳膊护住身体。
接着就是混乱的现场,流血的胳膊,学弟学妹乱七八糟的关心,最后稀里糊涂地打车到了医院,莫名其妙的缝了五针之后医生又跟他说,同学你还有点骨裂,不是很严重,打石膏是用不着,但还是要用夹板固定一下哦。

林煐岷带着夹板出来的时候,门口围了一群人,他头疼地拿出曾经的副会长威严:你们快回吧我就是一条胳膊不能动腿还是好好的我能自己回学校真的不用大家操心了回吧回吧,其他几位有眼色的学生会干部也帮忙组织哄着大家散了,最后走的现会长叮嘱了林煐岷几句,扭头冲安炯燮发话,小安啊学长就交给你了,你可温柔点知道吗。
林煐岷这才注意到一直站在走廊上的男孩儿,安炯燮两手绞着自己卫衣上的抽绳,闷声答应了会长的话。

等人都走光了,林煐岷长长舒口气,慢悠悠踱到安炯燮身边,看见男孩儿眼睛鼻子都红红的,一副被欺负了的小兔子模样,忍不住抬起另一只能动的胳膊去揉他的头,我都没哭呢你哭什么。
-学长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手机被吓到了下意识反应就把凳子扔出去了我发誓真的不是故意冲着你那个方向…
-打住打住,你这是要跟我battle拉普呢?
安炯燮闭了嘴,可怜巴巴地抬头看着他。他本来就比这个学弟高不少,现在对方这个上目线角度就杀更大。
林煐岷觉得心里痒痒的,他不自然地移开目光清清嗓:咳,总之呢,你…
-我会对学长负责的!
-……哦好的。
差点被学弟的话呛死,林煐岷回味了一下又觉得美滋滋,心安理得地被安炯燮以扶老奶奶过马路的姿势掺着走了,压根儿忘了这位高中生学弟就算要负责,也只能每天放学的时候来找他。
不过他本来就醉翁之意不在酒,大家就看破不说破吧。




【年下篇】上

就算朴志训有意识地经常在初中部和高中部绿化交界处的小卖部晃悠,他也察觉到了遇见金Samuel这位学弟的频率高的不正常。
之前朴志训是压根儿不知道金Samuel这号人物的,虽然学校里关心他的人很多(他大名经常出现在这个榜那个投票之类的),但他本人对这些却是无关心,更不用说什么八杆子打不着的初中部了。
-什么风云人物,初中还不就是小屁孩儿。这是安炯燮给他看节目名单时他的原话。

安炯燮加入学生会后有点忙,尤其是最近在文宣部操办学校文艺汇演的事情,每天放学一头扎进礼堂盯彩排不亦乐乎,朴志训帮他接了几次安弟弟回家,虽说后来是因为安炯燮在外面打了人,每天要去照顾病患没时间,他才好心去接的,绝对不是因为他心虚。
再说他也挺享受当哥哥的感觉的。

过了快两周安妈妈觉得这不是个事儿,尽管两家离得近,但老麻烦小训多不好啊,还是自己接吧。于是闲下来的朴志训又被安炯燮委以重任:带着我的工作证继续奋斗在前线,学生会需要你,学校需要你!
朴志训眨巴着漂亮的桃花眼:得了吧你就是不舍得和你林哥哥分开你老实说是不是心动…唔!
-小心你的嘴,不许说脏话。
-??????

总之朴志训挂着工作证抱着演出名单替朋友当苦力去了,毕竟最近安炯燮的春天来了。
我可真够意思,他自我陶醉着。

见到金Samuel第一面朴志训表面不为所动,内心却阵阵波澜:这个小屁孩儿,有点了不起。
当时金Samuel正在台上彩排,跳的是with you,十几岁的男孩儿正是抽条的年纪,肌肉跟不上骨头的生长,细长的腿部线条带着男孩子特有的青涩,与之相反的是在台上熟练轻快的动作,如果不是和旁边的人对过名单,朴志训可能会以为这是哪来的艺人。
台上的人最后以一句with you定格结束表演,细瘦的手指擦过嘴角再指向台下朴志训坐的方向。男孩深邃漂亮的眼睛眯了眯,让朴志训有种被捕猎的微妙感,却在下一秒看到男孩露出傻兮兮的初中小男生特有笑容。
错觉吧,他在心里嘀咕。

原来他是混血啊怪不得说是风云人物,还以为是熊孩子装逼专用名……
-金Samuel。
朴志训脑子里想的名字忽然被人在旁边念出来,吓了他一大跳。转过头去发现是金Samuel本人。
-我的名字很难念吧哈哈哈,学长会读吗!
果然是惹人嫌的初中小屁孩。朴志训心里狂揍眼前的人,表面上还是露出善良的笑容:之前就听朋友说初中部有个厉害的小朋友,刚才看你表演才知道真的是厉害的,小,朋,友。
-哎呀也没有啦,我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要更努力才行!
本以为男孩听到小朋友三个字会炸毛,没想到他却憨厚地挠头并露出羞涩的笑。
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之前没见过你呢学长,啊难道说你是会长吗?来检查我们彩排的进度的吗?也是还有半个月就要演出了…
男孩凑在朴志训身边不停地自问自答,刚跳完舞活动过的身体散发着热度,隔着衣服一点点传到朴志训胳膊上,再慢慢传到全身。
看着旁边小孩亮晶晶的眼睛,朴志训晕晕乎乎的想:怎么感觉,有点危险啊?

朴志训刚进礼堂的时候就被金Samuel锁定了。
尽管戴了一副让人一言难尽的黑框眼镜,但他还是认出这就是学校论坛上经常见到的学长,代号训哥。
真人果然更好看啊,Samuel内心深处那颗火热的少男心砰砰直跳。
动作也就做得更起劲了。

彩排结束后和学长的搭讪是金Samuel入学以来做的最大胆的事情。
晚上他躺在被窝里和表哥讲这个事:成宇哥不是说过嘛,喜欢的东西就要争取,幸福的明天要自己把握,男人就应该这样,不要怂就是干!
雍成宇在那边傻了眼:不是,Samuel啊我啥时候说的?你知道啥意思啊?
男孩忍着笑:就上次我去你家住的时候听见你和建哥说的。
那边沉默了几秒,传来雍成宇悲伤的声音:muel啊哥开着免提呢…
-雍成宇你跟小孩xjb说什么呢!!!
Samuel忍着笑挂了电话,今天也成功整到了哥哥,开心!

第二天金Samuel就开始了自己的紧迫盯人计划,说是紧迫盯人,实际上初中部和高中部几乎是两个学校了,除了共用的礼堂和绿化带那片之外,能见到高中部学长的机会少得可怜。
但这个少得可怜是相对的,在金samuel与朴志训的共同努力下,两个人每天偶遇的次数多的吓人。

还是那句话,看破不说破嘛。

朴志训今天第五次开口问安炯燮要不要帮他带点零食的时候,正在和林煐岷聊天的安炯燮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你这什么情况啊不太对劲啊?
-瞎说什么呢。朴志训笑眯眯的不为所动:就你情况对劲是吧,来我看看你和林学长说什么。
-没没没没说什么训哥您请去吧小的什么都不需要谢谢麻烦了!
-^_^

朴志训心情愉悦的趴在小卖部门口的桌台上喝汽水,眼睛不时往初中部的操场上瞟。
果不其然,刚踢完球的金Samuel抖着汗湿的T恤再次很巧地来到小卖部,今天第五次偶遇了朴志训学长。
两个人对视着,朴志训笑嘻嘻不说话。
Samuel甩甩头,像夏天刚洗完澡的小狼狗一样凑上去:刚上完体育课,学长请我喝汽水吧。
说完叼住朴志训半分钟前咬着的吸管,甜甜冲他笑。

这场捕猎战,暂时平手。














评论(26)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