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跑路

不会写文
废物太监

特别

只会写脑洞!别cue了都没有下一章hhhhh
有生以来还没写过chapter2这种东西
【真的不会写文】
就是想写a和一个很不像o的o谈恋爱的故事,然而不会写被文笔束缚(。
#有私设
#名字是他们的ooc是我的

——————————————————————

邕圣祐从来没见过这么大只的omega。
o们原来不都是小巧精致漂亮易碎的啊???
眼前这位朋友唯一符合他对omega认知的一点也就是可爱了吧。
“邕主管你好,我是从F市分公司调来的姜丹尼尔,以后请多关照哈哈!”
对面的人咧嘴冲他打招呼,不小心露出两颗门牙。
嘛,还真的挺可爱的。

公司的隔间一直是符合律法要求的AO分离,所以当邕圣祐给姜丹尼尔指出了omega办公区的位置后就走了,没有意识到这对公司的其他omega造成了多大的冲击。
“我真的是o啦……”姜丹尼尔无奈地对着从他走进门就一阵慌乱的未来同事们说,“可以给你们看我的身份证。”
他把身份证递出来。
“那,小a你看看。”临近发情期的安炯燮躲得最远,拿着小瓶的抑制喷雾冲自己狂喷。
“这哥是啦,炯燮哥你也有点太夸张。”
边上一位小个子男孩走过来确认后,开始嘲笑躲到窗边的安炯燮。
“姜丹尼尔对吧?你的座位在这边。”全程比较淡定没说话的棕发男生终于开口,指着自己对面的座位冲他亲切的笑:“我是朴志训,也是营运部的。”
尴尬的初次见面在丹尼尔的意料之中。
不过还真是一群好看的同事啊。丹尼尔想。

月度总结会上营运部总监在会议桌上滔滔不绝,周围一圈人认真听着,只有邕圣祐一人抽了抽鼻子,所有所思地环视四周。
过了一阵总监也皱眉停了下来,看着部门员工们严肃的说:“不是说了午饭在员餐吃完不要带到办公室,你们谁中午吃的pizza?”
大家面面相觑。
过了几秒,部门最机灵的秘书小b反应过来:“我们beta这边都没闻到…不会是你们几个谁的信息素吧?”
营运部的alpha只有两位,总监和主管,omega之前只有朴志训,现在又多了一个姜丹尼尔。
“但是这几位的信息素也没有pizza味儿的啊?”另一位同事接话。
“呃。”坐在靠边位置的一个男生突然站起来:“那个,不好意思,总监,我好像分化了…”
邕圣祐记得这个男孩,柳善皓,来部门一个半月的实习生。
在公共场合性别觉醒这种事情可大可小,邕圣祐从刚才就在忍耐被挑衅的暴躁感,这小子是个alpha。
坐在旁边的上司比他更敏锐,冲着坐在分隔在另一边桌子上的朴志训和姜丹尼尔立刻挥手:“小朴你们快去二楼!”
公司二楼有间类似医务室的房子,就是为了应对各种突发状况,有时也会变成omega们休息的场所。
朴志训早在柳善皓站起来的时候就感到了不对,现在听到总监的话拖着发软的腿拼命地往外跑,一路努力控制着自己的信息素不要发散,直到进了休息室给自己打了一针抑制剂后才反应过来,丹尼尔没跟上。
刚刚平复的心跳又开始加快,他思索片刻立刻取出两支新的抑制剂,同时翻出来柜子里最大瓶的抑制喷雾,准备冲回去接一下新同事。
谁知道刚打开门就看见姜丹尼尔被两个beta同事架着拖来了,还好安全,朴志训松了口气,给他扎了一针。
就是有点惨,果然部门会议不能让未觉醒的实习生参加,他们都是不定时炸弹。

姜丹尼尔现在的状况很不好,开会的时候虽然他和朴志训坐在后面单独的桌子,但他比较靠近会议桌,那个才觉醒的实习生座位又比较靠后,离他也没多远的距离,况且初觉醒的alpha信息素最为霸道凶猛,他几乎是才反应过来下身就湿了裤子,腿软的站不起来。
清新的蜜桃香气瞬间溢满整个会议室,虽然能闻到的人只有三个。
初觉醒的柳善皓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本能。邕圣祐在闻到这股充满诱惑力的味道时,第一反应就是跳起来冲过去抓柳善皓。
果然那小孩瞬间像是变了一个人,转身定位姜丹尼尔的方向。
邕圣祐赶紧指挥他身边的几个同事抓住他,又冲着离丹尼尔比较近的两个人摆手:“快带他去休息间!快!”
总监那边也已经叫人去取他办公室抽屉里的alpha抑制剂,好在他和邕圣祐两个人还能勉强控制,场面不算太难看。
姜丹尼尔被架走的时候邕圣祐还是忍不住朝门口看了一眼,注意到他湿淋淋的裤子,雪白的后颈,和被逼出的情欲熏染成粉色的耳朵尖。
可口。
他舔舔嘴角,为了平复生理反应而大口深呼吸,这位一点儿也不像o的朋友,味道却这么可爱,是不是有点犯规啊?
糟糕,好像被吸引了。

跑回来了,倒计时20h我失眠了
于是给喜欢的cp炖了两锅……素鸡?(。
就还是絮絮叨叨,觉得再不写就没机会,明天的事情谁知道呢,我也只是希望我喜欢的小孩都能出道
p1#雍丹#
p2#豆昏#
私心很重,没头没尾的,大家随便吃吃

年上与年下

依旧是#驼安#,这次加了#豆昏#
还有两句话的雍丹就不打tag了
OOC!OOC!OOC!特别难看小学生文笔逻辑死,觉得雷也请不要打我谢谢!
考虑到了会有人不吃另一对,所以年下年上是分开的可以单独看,写的简单所以都标了上,不一定有下,看下周排名吧(烟。
总觉得再不写的话不知道还能见这几个孩子多久(闭嘴。呜呜呜就还是希望喜欢的好看的小朋友能一起出道!
请大家多多喜欢我们小林小安豆丁wink吧!
---------------------------------------------

安炯燮有个弟弟,朴志训有个哥哥。

上学路上朴哥哥骑着车飞快地从两人旁边穿过,伴着一声“击昏呐早饭”顺手扔过来一袋面包,安炯燮在旁边看着非常羡慕。
“有个哥哥真好哇。”
朴志训面无表情:“他不爱吃红豆而已。”

放学的时候两人顺路接安弟弟回家,老远就看见安弟弟皱着张小脸巴巴地在学校门口张望,看见安炯燮后哇地一声,像颗炮弹一样直冲进他怀里:“哥哥我文具盒丢了!”
安炯燮哭笑不得蹲下来安慰他:“没事没事,哥哥带你去买新的。”
“最爱哥哥了!今天我的巧克力都给哥哥吃!”小孩破涕为笑,给了安炯燮一个响亮的bobo。
“……”朴志训在旁边撇嘴,“还是弟弟可爱。”

也就都有各自的幸与不幸吧。

【年上篇】上

最近两人几乎同时陷入了甜蜜的苦恼。
 
林煐岷是安炯燮加入学生会后认识的,某次学生会聚餐时邀请了之前几届的会长副会长等,说是让前辈们来传授一下协调课业与组织活动的安排,其实就是听一帮人吹牛皮侃大山。
安炯燮本来听得认真,后来觉得这些人讲的越来越不靠谱,没了耐心,开始百无聊赖玩起手机来。
点开朴志训发给他的链接,安炯燮很真挚地开始阅读这篇名为“与真实的自己对话”的鸡汤美文,才看了两行,就被屏幕里突然出现的女鬼吓的扔了手机夺路而逃,还顺便扔出去一把凳子,把坐在他隔壁的林煐岷砸个正着。

这天过后安炯燮在学生会火了一把,气的他一个礼拜没理朴志训,朴志训每天在他面前撒娇道歉求饶替他接安弟弟放学都不行,最后实在没办法了,说这样吧我替你去照顾煐岷哥行不行,你还是去接你弟,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安炯燮半天没回话,朴志训以为他还是生自己的气不想理自己,丧的不行,抬头准备再次道歉时却看到安炯燮红红的耳朵尖。
-其实,我照顾煐岷哥挺好的……哎呀你还是帮我接弟弟回家就OK了我没有在气啦已经。
-说谎。
-…真的!
朴志训瞅着安炯燮快变成番茄的脸,露出了玩味的笑。

林煐岷觉得自己很倒霉,本来那天晚上雍成宇约他去打球的,都答应了换好衣服了才想起来,自己上周已经应了学弟的邀请,去参加自己高中学生会的聚餐活动。他只好再次换衣服顺便打给雍成宇说自己要爽约,电话是姜义建接的,他嘻嘻哈哈答应了之后还和林煐岷开玩笑:林煐岷你完了,雍成宇说今晚等你回来要打爆你的驼头。
结果不用等雍成宇打他,他自己先在外面搞了个骨裂加缝针。

其实隔壁的男生发出惊呼的时候林煐岷还觉得挺好玩的,本来这种场合就是大家自己聊自己的,没想到这个学弟居然还认真地听了蛮久。
长得还挺好看的。林煐岷在心里评价了这么一句,又忍不住默默吐槽自己,多少还是分给了坐在旁边好看的安炯燮一点注意力。
中间看着安炯燮拿出手机点开网页被吓惊呼转身开跑这段时间,林煐岷都是抱着这个学弟有点好看有点有趣的心态,直到看到那把分量十足的餐椅冲自己飞过来时,林煐岷笑不出来了,本能地抬起左胳膊护住身体。
接着就是混乱的现场,流血的胳膊,学弟学妹乱七八糟的关心,最后稀里糊涂地打车到了医院,莫名其妙的缝了五针之后医生又跟他说,同学你还有点骨裂,不是很严重,打石膏是用不着,但还是要用夹板固定一下哦。

林煐岷带着夹板出来的时候,门口围了一群人,他头疼地拿出曾经的副会长威严:你们快回吧我就是一条胳膊不能动腿还是好好的我能自己回学校真的不用大家操心了回吧回吧,其他几位有眼色的学生会干部也帮忙组织哄着大家散了,最后走的现会长叮嘱了林煐岷几句,扭头冲安炯燮发话,小安啊学长就交给你了,你可温柔点知道吗。
林煐岷这才注意到一直站在走廊上的男孩儿,安炯燮两手绞着自己卫衣上的抽绳,闷声答应了会长的话。

等人都走光了,林煐岷长长舒口气,慢悠悠踱到安炯燮身边,看见男孩儿眼睛鼻子都红红的,一副被欺负了的小兔子模样,忍不住抬起另一只能动的胳膊去揉他的头,我都没哭呢你哭什么。
-学长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手机被吓到了下意识反应就把凳子扔出去了我发誓真的不是故意冲着你那个方向…
-打住打住,你这是要跟我battle拉普呢?
安炯燮闭了嘴,可怜巴巴地抬头看着他。他本来就比这个学弟高不少,现在对方这个上目线角度就杀更大。
林煐岷觉得心里痒痒的,他不自然地移开目光清清嗓:咳,总之呢,你…
-我会对学长负责的!
-……哦好的。
差点被学弟的话呛死,林煐岷回味了一下又觉得美滋滋,心安理得地被安炯燮以扶老奶奶过马路的姿势掺着走了,压根儿忘了这位高中生学弟就算要负责,也只能每天放学的时候来找他。
不过他本来就醉翁之意不在酒,大家就看破不说破吧。




【年下篇】上

就算朴志训有意识地经常在初中部和高中部绿化交界处的小卖部晃悠,他也察觉到了遇见金Samuel这位学弟的频率高的不正常。
之前朴志训是压根儿不知道金Samuel这号人物的,虽然学校里关心他的人很多(他大名经常出现在这个榜那个投票之类的),但他本人对这些却是无关心,更不用说什么八杆子打不着的初中部了。
-什么风云人物,初中还不就是小屁孩儿。这是安炯燮给他看节目名单时他的原话。

安炯燮加入学生会后有点忙,尤其是最近在文宣部操办学校文艺汇演的事情,每天放学一头扎进礼堂盯彩排不亦乐乎,朴志训帮他接了几次安弟弟回家,虽说后来是因为安炯燮在外面打了人,每天要去照顾病患没时间,他才好心去接的,绝对不是因为他心虚。
再说他也挺享受当哥哥的感觉的。

过了快两周安妈妈觉得这不是个事儿,尽管两家离得近,但老麻烦小训多不好啊,还是自己接吧。于是闲下来的朴志训又被安炯燮委以重任:带着我的工作证继续奋斗在前线,学生会需要你,学校需要你!
朴志训眨巴着漂亮的桃花眼:得了吧你就是不舍得和你林哥哥分开你老实说是不是心动…唔!
-小心你的嘴,不许说脏话。
-??????

总之朴志训挂着工作证抱着演出名单替朋友当苦力去了,毕竟最近安炯燮的春天来了。
我可真够意思,他自我陶醉着。

见到金Samuel第一面朴志训表面不为所动,内心却阵阵波澜:这个小屁孩儿,有点了不起。
当时金Samuel正在台上彩排,跳的是with you,十几岁的男孩儿正是抽条的年纪,肌肉跟不上骨头的生长,细长的腿部线条带着男孩子特有的青涩,与之相反的是在台上熟练轻快的动作,如果不是和旁边的人对过名单,朴志训可能会以为这是哪来的艺人。
台上的人最后以一句with you定格结束表演,细瘦的手指擦过嘴角再指向台下朴志训坐的方向。男孩深邃漂亮的眼睛眯了眯,让朴志训有种被捕猎的微妙感,却在下一秒看到男孩露出傻兮兮的初中小男生特有笑容。
错觉吧,他在心里嘀咕。

原来他是混血啊怪不得说是风云人物,还以为是熊孩子装逼专用名……
-金Samuel。
朴志训脑子里想的名字忽然被人在旁边念出来,吓了他一大跳。转过头去发现是金Samuel本人。
-我的名字很难念吧哈哈哈,学长会读吗!
果然是惹人嫌的初中小屁孩。朴志训心里狂揍眼前的人,表面上还是露出善良的笑容:之前就听朋友说初中部有个厉害的小朋友,刚才看你表演才知道真的是厉害的,小,朋,友。
-哎呀也没有啦,我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要更努力才行!
本以为男孩听到小朋友三个字会炸毛,没想到他却憨厚地挠头并露出羞涩的笑。
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之前没见过你呢学长,啊难道说你是会长吗?来检查我们彩排的进度的吗?也是还有半个月就要演出了…
男孩凑在朴志训身边不停地自问自答,刚跳完舞活动过的身体散发着热度,隔着衣服一点点传到朴志训胳膊上,再慢慢传到全身。
看着旁边小孩亮晶晶的眼睛,朴志训晕晕乎乎的想:怎么感觉,有点危险啊?

朴志训刚进礼堂的时候就被金Samuel锁定了。
尽管戴了一副让人一言难尽的黑框眼镜,但他还是认出这就是学校论坛上经常见到的学长,代号训哥。
真人果然更好看啊,Samuel内心深处那颗火热的少男心砰砰直跳。
动作也就做得更起劲了。

彩排结束后和学长的搭讪是金Samuel入学以来做的最大胆的事情。
晚上他躺在被窝里和表哥讲这个事:成宇哥不是说过嘛,喜欢的东西就要争取,幸福的明天要自己把握,男人就应该这样,不要怂就是干!
雍成宇在那边傻了眼:不是,Samuel啊我啥时候说的?你知道啥意思啊?
男孩忍着笑:就上次我去你家住的时候听见你和建哥说的。
那边沉默了几秒,传来雍成宇悲伤的声音:muel啊哥开着免提呢…
-雍成宇你跟小孩xjb说什么呢!!!
Samuel忍着笑挂了电话,今天也成功整到了哥哥,开心!

第二天金Samuel就开始了自己的紧迫盯人计划,说是紧迫盯人,实际上初中部和高中部几乎是两个学校了,除了共用的礼堂和绿化带那片之外,能见到高中部学长的机会少得可怜。
但这个少得可怜是相对的,在金samuel与朴志训的共同努力下,两个人每天偶遇的次数多的吓人。

还是那句话,看破不说破嘛。

朴志训今天第五次开口问安炯燮要不要帮他带点零食的时候,正在和林煐岷聊天的安炯燮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你这什么情况啊不太对劲啊?
-瞎说什么呢。朴志训笑眯眯的不为所动:就你情况对劲是吧,来我看看你和林学长说什么。
-没没没没说什么训哥您请去吧小的什么都不需要谢谢麻烦了!
-^_^

朴志训心情愉悦的趴在小卖部门口的桌台上喝汽水,眼睛不时往初中部的操场上瞟。
果不其然,刚踢完球的金Samuel抖着汗湿的T恤再次很巧地来到小卖部,今天第五次偶遇了朴志训学长。
两个人对视着,朴志训笑嘻嘻不说话。
Samuel甩甩头,像夏天刚洗完澡的小狼狗一样凑上去:刚上完体育课,学长请我喝汽水吧。
说完叼住朴志训半分钟前咬着的吸管,甜甜冲他笑。

这场捕猎战,暂时平手。














ONE MATCH

林煐岷x安炯燮
还有一句话朝退就不打tag了
特别ooc完全小学生文笔很难吃随便看看
喜欢的话就多pick我们小林小安叭!
扔了就跑 ​​​

-------------------------------
作为人气摄影美食博主,安炯燮每天都过的很快活。

“约稿及业务请联系李老师:xxxxxxxxx,或email:flowerseop@gmail.com”

5万粉达成的当天,安炯燮美滋滋地改了微博简介,室友兼刚成为他半个经纪人的李义雄在旁边皱着眉头正经危坐:“白吃白喝这种活真的这么好接?”安炯燮一边修图一边嘻嘻哈哈:“过两天你就知道了。”

于是李义雄真的过两天就知道了,每天找小花蟹老师试吃推广的电话量顶他平时自己一个月接的,然而经过了初期的手忙脚乱之后,他还是很快上手了,并且做好分门别类,对整个城市的餐饮行业也有了大概了解,苍蝇馆子,不去,山寨小店,不去,快销类,不去,在李老师认真严谨的接活标准下,安炯燮终于从繁琐的交际应酬工作中抽出时间,更多投入到修图和repo评价中去,人气渐渐水涨船高,偶尔也会有杂志邀请他写稿了。事业蒸蒸日上,小花蟹老师越来越忙。

周四晚上难得两人都有空,李义雄逮住在家追剧的安炯燮,生拉硬拽拖进了健身房。

“你每天吃那么多,不练练过两年身材走样怎么办?”李义雄一边举铁一边看着旁边趴在平衡球上玩手机的安炯燮,恨铁不成钢。

“哎呀我也没有吃很多吧,那都是工作需求,品美食,品!而且我工作强度那么大,每天风吹日晒的,长不了肉啦。”安炯燮撑起头斜眼看他,“倒是你,明明长了一张儿童脸却练出八块腹肌,有多违和你知道吗。”

李义雄翻了个白眼,放下哑铃开始做平板支撑:“我这是童颜好吧,我跟你讲不要因为年轻肆意透支身体,等你老了就知道健身的好处了,生命在于运动,健康你我他幸福千万家,有了好身体才有好日子...”

“行了你闭嘴赶紧的。”

“你这个人怎么不听劝呢,你这种弱鸡身材现在女孩子都不喜欢了。”

“我又不喜欢女孩子。”

“那你更没戏,知道现在男孩儿喜欢什么样的吗?”李义雄朝着左前方正练得火热朝天的两个人努努嘴,“TONY老师那样的。”

正带着客户练器械的雍成宇教练觉得耳朵有点痒。

两个人你来我往地拌嘴,谁也不吃亏,战到酣处时李义雄手机忽然震动,于是俩人闭嘴开始大眼瞪小眼,李义雄为难的看了看手边的计时器,说:“我还没到时间,你接吧,反正估计也是找你接活的。”

安炯燮露出一个我赢了的表情,拿过手机向休息室走去:“喂您好,请问找哪位?”

“你好,请问是李老师吗”听筒那边传来一个低沉好听的声音。

“不、不是,李老师在忙…我是,安炯燮。”哎呀这个声音有点好听!安炯燮兴奋心动差点话都没讲清,说完了才意识到自己干嘛说真名,对方估计可能根本不知道。

“安炯燮?啊啊,是小花蟹老师吗?”估计错误,电话那头只是犹豫了一下,反应很快的就猜出来了,安炯燮头一次觉得自己的花名怎么这么羞于见人,贴着听筒的耳朵都开始发烫:“嗯嗯是我,叫我小安就好了。您是要约稿还是推广呢?”

“小安老师哈哈,是这样,我这边有一个新开的主题餐厅,想请你…”

李义雄冲完澡出来看到在门口等他的安炯燮吓了一跳:“你脸红啥?晒的?”

“啊?很红吗我看看。”安炯燮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看了看,“还好吧。哎你完了是吧,完了赶紧走,回家回家!”

“不是说要去超市吗?你那个简易芝士汉堡教程不出啦?”

“那个过两天再做吧,刚接了一个新餐厅的试吃推广,这两天准备一下。”

“啊?哪个?就刚打电话那个?”

“嗯嗯,你记不记得咱俩上周去超市时斜对面在装修的那个店,他说就是那家。”

“哦那很近啊。”

“是啊,”安炯燮笑眯眯地回答,“这一单我自己接的,就不给李老师你抽成了。”

“稀罕!”知道他在开玩笑,李义雄装作要打人的样子,顺势亮了亮刚练的吓人的肱二头肌。

母胎单身的安炯燮最近陷入了暗恋,距他去Alcapa餐厅拍摄试吃已经两天了,可是到现在他还是屁也没写出来,图也没修,满脑子都是Alcapa林老板的脸,温和的笑,低沉的嗓音,还有他转过身去准备东西时看到的背影,是肩膀强盗啊,安炯燮在被窝里捂住自己的脸。

不行,得想个办法!胡思乱想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安炯燮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噔噔噔跑到书房翻出相机,准备开始修图。刚巧碰到起夜的李义雄,哈欠打了一半生生被他吓回去了:“你大半夜不睡觉干嘛呢,不用这么敬业吧?”

“晚上比较有灵感!别管我了你睡吧!”安炯燮冲他摆摆手。

“你这两天怪怪的……”李义雄困的不想理他,嘟囔着回了自己屋。

“Alcapa…菜单什么来着,嗯…对,这个,番茄。”安炯燮翻着相机里的图,把自己试过的菜品一一列出并简单评价,对林老板特别要求的主打产品番茄类重点评价了一番,特别是那个茄汁面和茄汁蛋包饭,真实好吃到流泪,林老板说全部采用自家种植番茄制作这是个卖点,一定要加进去。

时针逐渐从一指道四,一向精力充沛的小花蟹老师也没了精神,写完菜品repo后就开始修图,但怎么修都不太满意,安炯燮有点烦躁,抱着相机继续挑图,划过几十张拍的差不多的装修布置图后,屏幕上的手指忽然点到一个人头,吓得他一个激灵立刻清醒。

原来是他自己偷拍的林老板的后脑勺。

(本驼吹少女不会描述只会吹了大家自己找图看吧。)

真好看啊,安炯燮闭嘴惊艳,不由自主开始少女式捧心,要找个什么理由再去一次呢,他陷入了沉思。

-----------------------------------------------------------------------------------

林煐岷睡醒起来玩手机的时候看到小花蟹老师半夜发来的消息:“林先生不好意思,今天修图的时候不小心把内存卡格式化了,拍的东西都丢了需要重新到店里去一次,可以麻烦安排一下吗?”他眼睛还没睁开嘴巴先咧开了,喜滋滋地回复:“没问题小安老师你说时间吧。”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这边随时都可以。”点击发送,想到又要见到小安老师了,林老板心情激动,立刻从床上爬起来洗脸刷牙拍气垫。

对小安老师可以说是一见钟情,之前他只是单纯想要请个自媒体网红来做推广,找flowerseop也是因为之前问的另外一位没时间,退而求其次的选择。那天安炯燮推门进来的时候,林煐岷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照亮了,超可爱超好看从长相到气质全部都取向pick,虽说自己已经不是小男生,但和他说话时还是会紧张到语速加快连珠炮一样,不过小安老师应该也没有看出来。吧。

这次要好好表现。林煐岷默默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

第二次的见面两个人聊得更久,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之外还说了很多别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在相亲。期间安炯燮问林煐岷这店准备啥时候开呢,软硬广告什么时候写好发出去比较合适,林老板琢磨了半天,笑眯眯说:不急。

这个笑可太好看了,安炯燮心里砰砰砰开起小花放起了礼炮,整个人晕晕乎乎沉迷男色,连自己啥时候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直到坐到凳子上才想起来,完蛋了,今天一直在看林老板,完全食不知味,咋办。

凉拌吧。

安炯燮再次绞尽脑汁考虑再找个什么机会第三次去见林老板。不过没等他想到,林煐岷自己先找上来了。

“餐厅推出了新品想请小安老师来尝尝看,有空的话call我吧😘”

omo这个表情!心动2017!!!

李义雄看到愁云惨淡了3天的安炯燮脸上一秒开花很是好奇:“谁啊这是?咋了咋了?”

“冰箱里有我昨天做的海南鸡饭一人食版刚好够你吃我走了886!”安炯燮鲤鱼打挺从沙发上跳下来穿衣服拿包一气呵成,扔给李义雄这么一句,就跑路了。

“...你已经练了一个礼拜的海南鸡饭了!还让我吃!!!”李义雄觉得自己可太惨了。

第三次见面后,林煐岷隔三差五就用出新来邀请安炯燮上门,中间他也不好意思地问过安炯燮小安老师这会不会太麻烦你了啊,老让你跑过来。安炯燮一边对着菜品咔擦咔擦拍个不停一边摇头,不会不会,我家离这可近了就两站路一点也不麻烦,再说有免费的东西吃还是我赚到了啊哈哈哈。

而且可以来看你,怎么会嫌麻烦。

8月9号前一天林煐岷问安炯燮,我做了新的菜单和套餐组合,你明天有没有空啊来看看。

安炯燮斟酌半天,还是没有办法昧着自己的良心说没空,于是在答应了林煐岷后赶紧在群里发消息。

安花蟹:明天我中午有个急事,趴体你们先去吧我下午就来。

李会长:????

dancingking:啊???

CLEARBOY:ok,fine

贾富贵:安炯燮你完了你还想不想要你50w的礼物了

李会长:小花蟹老师明天请客呢大家不要客气散了散了

CLEARBOY:怎么这么突然?

安花蟹:是工作上的事贼拉重要你们不要耽误我赚钱

dancingking:安老师是不是膨胀了,安老师苟富贵勿相忘啊

......

安炯燮胡扯一通算是搞定了这帮损友,接着又开始翻箱倒柜找自己明天要穿的衣服。我怎么每天操不完的心啊?会老的很快的!!99年生人安老师抱怨起了生活的艰辛。

第二天进Alcapa之后林煐岷带他去看新布置好的包间,看着堆了一柜子的羊驼玩偶和墙上贴的爱心气球,安炯燮被这阵仗吓得有点说不出话:“这是...”

“这种小包间只有两个,像情侣啊闺蜜啊或者小型家庭聚餐都可以用。”林煐岷又带他看走廊另一边的小包间,两边布置的差不多。

“哦这样蛮好的,你这个店能隔出来这么两个包间设计的也是挺厉害了。”安炯燮端起相机准备开始干活,却被林煐岷一把抓住手臂。

“???”

“咳,那个我今天按照你之前发过的茄汁面和厚蛋烧的教程改良了一下我的,另外之前的罗宋汤我也加了新配方,菜单上按照刚你看的那几个做了份套餐,不过有员工说分量太大建议再改改,我准备了两份一起吃吃看吧顺便你可以仔细感受下包间氛围怎么样。”林煐岷一连串话噼里啪啦讲了一通,完了抿嘴看着安炯燮:“这几样花了我挺多心思,一想到要让你试吃就压力更大了,安老师你来品品吧。”

太可爱了吧!安炯燮感觉被他抓住的手臂上那片皮肤都开始发烫,脸蛋也在发烧,人也晕晕乎乎的被林煐岷带进包间坐下,一直到林煐岷把菜上齐才反应过来去拿设备,却又被林老板挡住了。

“等最终版定了再做吧,不着急。”

这个人怎么这样,脑子里那个理智的工作狂安炯燮好气:战线也拖太长了吧,这个case不结束我什么时候才能收到尾款?他是不是不想付钱啊?

另外一个小天使安炯燮在旁边托腮:林老板做事好认真哦,人又善良长得又帅,这样的人为什么还是单身这个社会真是不公平。

安炯燮没空理会自己脑子里的小九九,满眼只有面前林老板说话的样子,笑的样子,害羞的样子,紧张的眨眼的样子。

“所以你干嘛这么紧张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又不是考试。”

“就是因为在小安老师面前所以紧张啊,”被安炯燮点破后林煐岷有点不好意思,但又笑起来:“这段时间补了你的好多菜谱,还有你每次来给我的建议也挺多的,天天叫你老师,感觉真的变成你的学生了,现在每次出新叫你来真的好像考试。”

“哦……”安炯燮一个哦字九拐十八弯。

林煐岷听得心里直颤,抿嘴吞了口口水,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突然抬头:“小安老师不觉得这个套餐缺点什么吗?”

“嗯?不是说分量有点大吗?我是觉得两个男生刚好吧,不过一男一女好像确实有点多。”

“……”

“?”

“其实…”

“其实我觉得吧,这个不是情侣套吗,林老板你大概缺个男朋友。”安炯燮眼睛亮亮的看着他:“你觉得呢?”

林煐岷嘴角止不住的上扬:“现在好像又不缺了。”



“你知道我今天生日啊?”

“对啊,想了好久送你什么,太难了,实在想不出来就送你个男朋友吧。”



当天晚上携带家属参加自己生趴的安炯燮后来听说被以黄明昊为首的人狠狠宰了一顿,具体是多少不知道,只知道安炯燮被问起来这个问题是表情复杂:“李义雄我跟你讲这单你别想分成我认真的!”

-------------------------------------------------------------------------------------

圣诞节的时候安炯燮发了个番茄汉堡肉咖喱的教程,还用心地和米饭一起摆盘,做了个可爱的小螃蟹造型,林煐岷看到后热情转发:“美味小花蟹番茄汉堡肉!Alcapa圣诞节限量供应🎄🎄🎄!”

过了一会儿林煐岷刷出来粉丝在下面的评论,大部分是问这个限量多少份可以提前预定吗之类,正在打字回复就听到安炯燮那边传来一声怒吼:“呀!林煐岷!这个不卖,要做你自己做吧!”

林煐岷哈哈笑着把回复发了出去,转头跑去哄他的小男友。


金始贤嗷地发出一声猪叫,吓的金龙国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扔出去:“怎么了怎么了??”“Alcapa老板回复我了!!”金始贤兴奋地点开评论。


限量一份,是老板本人的圣诞礼物XD

至于生日礼物,当然是小花蟹本蟹啦kk ​​​